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月

生活已经够美好,还要小说干什么

 
 
 

日志

 
 

政府短视行为:巨大代价背后的无奈  

2007-04-17 23:20:00|  分类: 正儿八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人认为很愤青。。。其实我一向态度温和,不过这个写得是有点愤~

懒得修改和深究了,发上来。

 

今天看国家地理,说白鳍豚已基本灭迹,不由得愤愤然起来。

我绝对相信三峡大坝对于白鳍豚的灭绝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然后我打开GOOGLE,输入“白鳍豚”、“三峡”,除了部分结果以外,最下方一行小字: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不禁心里一凉。我无从论证被屏蔽掉的内容是什么,也无法说明三峡害死了白鳍豚。

我一直相信,物竞天择,物种的消失在所难免,却始终无法接受人为破坏而造成的物种灭绝,这不禁让我想到:我们辛辛苦苦在植物园动物园博物馆里守护那些濒临绝种的动物,为什么不愿意留给白鳍豚一点点生存空间?

三峡大坝比较失败。这项从建国初期就开始筹备的工作显然是由于骑虎难下而硬着头皮做下去。在我小学时期对于三峡大坝的宣传,多是集中在三峡可以发电上,几年之后调转风向,忽而开始宣讲其防洪功效,称三峡首要作用是防洪。我不想去论证到底三峡的修建是防洪还是发电,因为无论是哪个作用,其落脚点仍然是人民的利益,似乎为了人民的利益我们淹个把山没什么,灭个把动物也没什么,因为我们要幸福安康,要立于强国之林。

好啊,要发电要防洪没错啊,但是我们真的只有修高坝一条路可以走了么?当然不是。或者更刻薄一点,三峡大坝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目前国际上早就否认了高坝的必要性,更倾向于建造多个低坝组合而成的低坝群,达到与高坝同样的效果并且避免过度的生态破坏。前有阿斯旺大坝的惨痛教育,为什么我们还不吸取?估摸着应该是因为政府的前期准备做了几十年,重庆都沾光成了直辖市了,不实践一下对不起观众。当然修三峡大坝也是有好处的,起码中国的水利技术又一次走在了世界前列。一百多米高的坝啊!不是说造就造的啊!多少专家从黑发人变成白发人啊!

三峡建成之后出了两个小问题,一个是江西地震,一个是蜀内大旱。

先说江西地震。这个事情一发生,就有人联想到三峡,有人问是不是三峡的原因,有人反过来担心三峡的承受能力。在武汉这样一个百年难得被震一回的地方,三峡第一年就被“闪了一下腰”,这确实惹人生疑。不过我们姑且相信众专家说的话,把地震和三峡分成两个问题来看。只是这样一个高坝时刻在上游悬着,总是让人担心。建造单位总是喜欢说“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当代的功确实没少了他们,但是千秋的事情就难说了。这样一个高坝,要维持它的永久存续,实在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们的政府短视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保不准哪天又组织一帮人研究起如何拆坝,不知道那个时候被批评的又是谁。

不过即使这样,中国的水利事业将再一次走在了世界前头。一百多米高的坝啊!不是说拆就拆的啊!要多少专家从黑发人变成白发人啊!
然后是四川盆地的大旱。由于三峡位置特殊,刚好卡在四川盆地唯一的入口上,又引起了群众的怀疑。一批专家急忙跑到中央电视台,论证说三峡大坝才100多米高,在宏观上不会阻挡水汽进入四川盆地。我不知道这样说是不是为了普及教育,让大家了解个大概就好,总之我看起来这个逻辑非常奇怪:两栋楼挨近了还会形成风口呢,一百多米高的大坝的影响怎么就可以忽略不计?专家们说,天高地厚,水汽从下面进不来还可以从上面进来嘛。但凡学地理的都知道,水汽大多集中在低空,一百多米的高度怎么着也会有点影响吧?即便影响小到忽略不计,我们该如何确知其连锁反应呢?一个蝴蝶煽下翅膀都可能促使几千公里外形成飓风,地理条件细微的变化所带来的各种“蝴蝶效应”,远不是专家能够论证的。要说凭什么不相信专家,各位只要看看天气预报得水平就可以理解了。

三峡的故事让我联想到身边无数个政府短视的行为。比如轻轨,比如炸楼。

当年政府决定引进这个时髦货,也许是舍不得下血本来修地铁。于是武汉的天空“刷”地被一道水泥划开,莫名其妙多出来了没人坐的轻轨。还记得刚修轻轨的时候我还小,总以为轻轨就是传说中的磁悬浮列车,所以特别自豪地以为武汉成为了国际化都市。后来看到报纸上说上海要修第一个磁悬浮列车,我纳闷了很久终于知道两者在速度上的天壤之别,于是特别不能理解轻轨的意义。果然,即使经过最繁华的江汉路,轻轨依然没有多少人去坐。同样是专家预测,说轻轨要想盈利至少是10年以后。政府兴冲冲地修了第一期,希望服务大众,被众专家当头一盆冷水,直接导致轻轨2期拖了很久没开工。现在听说又开始了,并且还打着过江隧道的牌子,但是我仍然不能理解为什么不把轻轨放到市郊放到环线,而要把宝贵的干道切割开来并且中间加个绿化带,还要坚信可以改善城市交通。

但是,第一期做了,不可能停下来自己打自己耳光,于是第二期还是开始了。不过这事也的确到此为止了,政府公布的武汉交通远景图上显示,即使是若干年后仍然只有这两条轻轨,算是默认了决策的失误。我们至少应该庆幸,因为地铁开始建了。

至于炸楼的事情,根据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题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这也是国际上普遍通行的建筑要求。而大动门附近的爱尔眼科医院大楼,应该不超过10年,就被炸了。传闻市长在2年前路过那一片地区的时候,感慨说一定要还绿于蛇山。那么,当初是怎么让它给建起来的?

这一期拆迁政府需要投入6.63亿人民币,而整体拆迁投入超过20亿。这一来一回实在是让人无奈,区区一个武汉,有多少个20亿能供我们折腾?

然而几分钟前我发现一个更无奈的事实,这次拆迁的起因竟然是2011年的辛亥革命100周年盛典。

相信政府做任何一个决策都有自己的原因,不会盲目到做毫无益处的事情,但是为一些微小的利益付出高额的代价或者为了眼前的利益制造出问题留给以后的政府解决,显然不是负责任的行为。我们现在宣传节约型社会,不仅要群众少用水少用电,也要在各种政府大手笔决策上把眼睛放亮一些,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任何一个工程的投入,都来自于千万个虔诚的纳税人。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