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月

生活已经够美好,还要小说干什么

 
 
 

日志

 
 

关于新闻摄影一切的一切  

2007-12-23 00:55:00|  分类: 正儿八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当我亲手把最后一个留言板挂在铁丝上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任何表述的能力。我想笑,觉得这笑太肤浅;我想哭,内心却被幸福感撑得鼓胀起来。

  摄影展,真的就这样开始了。

 

  一年半以前,我迷迷糊糊加入记者团,又很巧合地加入摄影组。

  那时记者团刚开辟摄影专组,我在那里认识了老大兼伯乐兼启蒙老师——张飞。他一手构建了我对摄影的系统认识。

  真正的起步是那次中央戏剧团的传统戏曲演出。我拍出的照片很精彩,几乎我周围的所有前辈都在评论和表扬那组照片。其实那个时候我还在傻乎乎的问张飞:“什么样的照片叫做好照片啊……?”

  后来张飞回忆起这次出彩的组照,只说了一句:你注定要出名的。

  是,机缘巧合大过于实力。戏曲表演色彩绚丽、动作表情夸张,最容易出效果。

 

  我承认我最初并不希望留在摄影组,我想做新闻是想做文字。然而当我真正走进这个领域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片全新的、美妙的领域。

 

  渐渐我竟然也有了一小撮支持者。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却可以经常看到他们给我的留言。有次我看到一个名为ZSY的人在上面留言说,李青小朋友加油。主任告诉我,这就是自强记者团团长啊。

  呵呵,那个时候自强的图片已经落在我们后面了。

  还要感谢崔崔、韩默和很多教我我摄影的人,是你们让我得以迅速成长。

 

  下学期张飞离开记者团,把摄影组交给我。摄影组规模缩减,新人也都没有经验。我手把手地带起新人,也算是维持了摄影组的领先地位。

 

  再后来崔权把整个记者团交给我,不再专注于摄影,也还是会带带摄影组的新人。

  只是,为什么离我的新闻越来越远了呢?

  为什么,新闻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快乐了呢?

  只不过因为当初承诺会在青传干四年,我一次次坚持下来。

 

  摄影展是宣金学提出来的。很好的建议。但是因为事情多,我们一直拖着,一直到星期二例会的时候宣金学下死命令说不能拖了。

  于是有了星期三晚上的“夜审图片一万张”。总共5.06G

  审到后来我真是要吐了。

  然后强悍地撑了一个白天的课,周四晚上陪张瀛去洗照片。

  在路上的时候我和张瀛讨论新闻摄影,我说,新闻摄影和单纯的摄影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好比这次选照片,关于吴建民的照片有那么多,张张精彩,可以不是构图好光线好就是好照片的。你要揣摩吴建民这个人,到底哪一张才能真正反映出这个人的个性,才能真正代表这个人。

  说出这些话我自己也很惊讶,这一年多,我是学到很多东西的。

 

  星期五早上考完口语之后在寝室小憩,不幸的是小憩变成大睡,又旷了一次课。

下午下课后先到团委给新成员办证,然后气喘吁吁地跑到会议室帮忙宣金学和张瀛把展板都贴好,再然后奔回寝室把考核的数据统计出来,上报到系统。

 

  星期六。

  我,张瀛,宣金学,还有迟到的热心的孔安然同学,到教五门口的广场拉起大横幅,然后开始一张一张挂照片。我像个男生一样,拉铁丝,挂横幅。今天大家都在考试,缺人手,很多事情必须要自己动手。

  照片还没有挂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人围过来看,到我们挂好的时候,场面已经很热闹了。

  我突然想到要做一个留言板,匆忙跑到图书馆的打印店要了20张白纸,订在展板上,做了一个简陋的留言板。

  然后在那里守到中午。

 

  离开之后,忍不住给摄影组的老成员一个一个发短信,要他们来看看。

  叶标回短信说,你们要是到武测这边来提前跟我说一声啊,我一定来帮忙。

  心里一暖。

 

 

 

  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展览。

  我却忍不住感动。

  我的挫折、彷徨、孤独,统统消失。

  感谢曾经一起站在这个战线上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