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月

生活已经够美好,还要小说干什么

 
 
 

日志

 
 

整理  

2006-12-29 23: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天半夜,突然心血来潮把整个BLOG翻了一遍。
       那种感觉很奇怪,好象在检阅自己的过去。
       于是就真的感觉自己在变化,至于这变化是好是坏,留待时间去检验吧。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在怎样的心境下写出这样的文字。
       粗糙但是无比真实。看得我自己都动容。
      
       晚上和寝室女生出去吃饭逛街,顺便买了个扎头发的,束起几乎半年没扎过的头发。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又“年轻”起来。寝室女生叫:哎呀小样你这样真的显得清纯多了。
       我笑。这才是我需要的肯定。
       因为大家都说我老了,说我成熟。可惜我不喜欢。
     
       养成很不好的习惯。明明没有耳洞,却非要一对接一对地买耳坠。看那些小小的石头在手心里晃动,努力折射投来的光线。莫名感觉开心。
       它们廉价。是的。但是不影响美丽。
       退一步,有几个人是高贵到需要凡事用真品的呢。

        今天寝室的女生起了统一的代号。从老大到老六。我自然是老六。于是被叫做老幺。幺幺——妖妖——小妖——小妖精。这样的联想让我觉得很有趣。仿佛自己真的就那么古灵精怪:“这世界上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

       不乱说了。把原来的片段贴出来。整理好的。

      

 

 

最后的日子里,晚自习大半不是在教室度过。那天晚上在天台上,轻轻地把头靠在娇的身上,说:娇,我很想你们啊。

      和珊很嚣张地逃了从第二次开始的所有数学补课,拉着她出去吃饭或者去球场玩一下午。

      和芳找一切机会出去吃烧烤,我叫着高考前放假一定要晚上出去消夜。
      ED
常说我是一只不认识路的菜鸽子,我总是笑笑。我走路的时候太不用心,过马路的时候自己意识不到,坐过站,迷路,走错楼层,都常常发生。越是高三,越是迷糊了,或者是想了太多?ED说,想太多太累就不要想啊,就去睡觉。

 

 

就报武大了,现在的我很坚决很专注。死心踏地了。

      我终于理解什么叫做,绝望。

      这种感觉也许你永远都体会不到。

      不喜欢的城市,不喜欢的学校,不喜欢的专业。

      我不知道要怎样安慰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还可以憧憬大学什么。

      我能控制什么呢?我能决定什么呢?

      我现在能够做的,最想做的,就是自己养活自己。不依赖任何人。

      对武汉,突然延绵而生出一种恨。

      我已经无力去抵抗。

 

 

直到现在,寝室的哥们几个依旧固执地坚持玩着单机版的实况足球8里,欧文跑起来还是没有后卫能赶得上,那叫一个风驰电掣,抛下身后居心不良的扫堂腿,然后,晃过门将,将球推进空门,也许,那种幸福的感觉只能在虚拟世界中被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而记忆中的那种晃人已经很模糊了。

 

 

法国依靠团队的力量战胜了对手。

      齐达内颀长的身影,也终成为我挚爱的一部分。

 

 

       法国继续向前,踏过巴西的尸体。

       两只我爱的球队。

       只希望法国能够走到最后,因为他们背负着巴西。

 

 

夏天一直是我最爱的季节。

如果你有勇气去迎面闻闻热浪的气息,你会发现武汉四十度的空气中含着一种饱满的生命的味道。万物生生不息。

我总是在夏天的时候变得很恍惚,在某个时刻突然失去时间的概念。

 

 

四月调考以后,我们很快开始了新一轮的堕落。比如在晚自习跑到操场躺着,那个时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头枕到小芳的肚子上。再或者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狂欢和吃饭。基本每次大考就会出去一次。然后到了5月的时候,我至少有三次以同样的借口把她拖出去,这个理由很经典——“这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和B也曾是不错的朋友。B凡事站在我身边。甚而当我逐渐远离某个圈子的时候,B仍然没有对我丝毫改变。

       后来就慢慢远离了。但是我不否认B是好的。我把友谊维持在不冷不热的地方。

       如今我知晓这一切,突然觉得一股寒意。我在想,B在面对别人的时候,会不会也像曾经做过的那样,诋毁我呢?以此换取别人的亲近,甚至,共鸣。

       不愿意去这样设想,不愿意去怀疑别人。我知道,其实B一直是一个孤独的人,他在努力接近别人的时候,不知道又有多少人真的把他当朋友。

        所以也许不能怪他。

        又或者这就是他自己制造的恶性循环。

        怎么可以这样,我一直在问。

        然而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们又能怎样呢。

 

 

姥爷的眼神逐渐浑浊,动作逐渐缓慢,反应逐渐迟钝。我每天都在害怕姥爷突然发展成老年痴呆,不认得我们也不记得自己。我只能尽量陪在姥爷身边,至少让他觉得不孤独。

       姥爷变得古怪,每天在家里,不说话也不笑,在不开灯的房间里坐着,连电视都不开。而姥爷笑的时候,却更让我觉得害怕,那种笑似乎不太正常。

 

 

上海的夜色始终不是我的。北京也不是。

        我仍旧留在这个又爱又恨的城市。它承载了我17年的情感,还要继续下去。

 

 

放弃和遗忘,都是很艰苦的过程,远远大于等待的辛苦。我不知道早一点放弃是不是会舒服一些,我不能拿出证据,因而不能给出建议。

        还是祝福吧。毕竟人都是这样的动物:奋斗过,失败过,才知道自己要的真正是什么。

 

 

每一次在飞机上在火车上都觉得安心,因为喜欢那种逃离的感觉。

       也许就是逃避。

       广州。深圳。昆明。大连。青岛。北京。咸宁。洛阳。开封。桃源。长沙。恒山。天柱山。桂林。北海。

       在每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流连。偶尔会忘返。

       但是始终会回来。

       始终无法离开武汉,就如同我始终无法逃避某些问题。

 

 

5月开始爱上一切苦苦的东西,喝自己从来不喝的绿茶,吃龟苓膏,甚至接受了苦瓜。

       但是拒绝咖啡和酒精。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养成这样的习惯,不知道是不是嘴里苦苦的就会多一点回味,就如同悲剧总是显得深刻,就如同苦涩的回忆比较难忘。

       在不开心的时候一根接一根的时候吃冰淇淋。

       在这段日子里吃完了半辈子的冰淇淋,流干了半辈子的眼泪。

       却懂得在难过之后把自己收拾好,干净地走出来,永远不让自己显得可笑。

       在一切没有发生之前做好准备。

 

 

回来后爸爸突然问我有没有一米六,我大叫当然有啦!爸爸说,哦,那可以当兵了。我好半天才缓过来:搞半天你还想把我我塞到部队啊。

爸爸说是啊有什么不好,部队又涨工资了。

    我说爸爸我去抢银行……

 

 

三年。我偶尔想过那个目标,却永远没有勇气说出来。所以当我看到寝室里的慧那么直接地在所有作业本上写下“PKUI’M COMING”的时候,我总是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我只是在日记上说过唯一的一句,我想上北大。
       曾经那么天真,想要不声不响超越所有人。
       后来才发现,野心埋得太久,连自己都挖掘不出来了。

 

 

曾经在一个论坛上的签名档:混日子真好,没目标感觉真好。
       后来版主说,楼主的签名,让人心疼。
      于是我发现原来我是让人心疼的呀。原来我是可悲的呀。
      也许是吧,但是天性如此。
      走投无路的时候,仍然会说,顺其自然吧。
 
      而支持我走到现在的,也许只是周围人的表扬或者批评。羡慕或者诋毁。
      不断把自己改造成周围人喜欢的样子,只为了那些被其他人根本忽略掉的闲言碎语。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人。
       于是这样的一句话,也可能成为自己的致命伤。
       好好学习,也许也只是为了周围人的眼光,为了保护自己在人群中的位置。
       高考前想的最多的,也许只是考砸了爸爸妈妈会脸上无光,也许只是害怕听到人们唏嘘,感慨曾经那么优秀的我最终也不过是这么个成绩。
 
       还是放开。
      把这些统统放开。
 
       唯一需要抓紧的,是身边的人。
      他们对我如此重要。
      他们走了便不再来。

 

 

 

老师说,alone不代表lonely

       恩。

但是当我真切感觉到alone不远的时候,lonely仍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上车。我笑着说,最后三分钟了呢。

    其实我不想笑的。于是我朝窗外看。

    武汉的风景真是不错呢。光影流转。

    就这样再见了吧。再见是哪一天呢。

 

 

我看着身边的妹妹,天真一如当年的自己。

      17岁和12岁,5年的差距,真的,就那么大么。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